您當前所在位置:多寶>> 網盟動態 >>正文

湘江評論|謝浮名:萬能的魯能無錫大店,欺個客怎麼了?

080770.enyvq.xyz來源:星辰在線2020-11-30 15:06我來説兩句
  

  在盛行叢林法則的地方,店大欺客,是必然現象。

  當年,孟州城外,俏夜叉孫二孃開了老大一家黑店,乃大名鼎鼎的十字坡客棧,欺客有道,“只等客商過住,有那些囊中多金,看得入眼的,便把些蒙汗藥與他吃了,麻翻在地,奪過錢財,再把身子剝洗乾淨,將大塊好肉切做黃牛肉賣,零碎小肉做餡子包饅頭。”

  十字坡乃交通要道,為了生存,不得不來往此地的客商,就成了主動送上門的肥羊,對待他們,孫二孃的態度,從來都是“不宰白不宰”的。可是,無奈的客商,往往只落得個“宰了也白宰”的下場,於是乎,一種“白宰誰不宰”的“十字坡特殊經濟形態便茁壯成長了起來。

  為什麼“不宰白不宰”?只因為“宰了也白宰”,結果也就順理成章:“白宰誰不宰”!

  店家和顧客,就在這15個字描述的迷魂陣裏兜圈子,店家當然不願爬出來;顧客呢,則沒能力爬出來。

  於是,各路山大王們才會明目張膽地提着板斧鋼刀,站立路口,大喝:“此山是我開,此樹是我栽。要想從此過,留下買路財。”

  在“王法”管不到,一切監管都是擺設的處所,強權即公理,自古皆然。

  你如果想要討得一份公道,當然可以,但有一個前提,你比店家的拳頭更硬扎,鋼刀更鋒鋭。

  如武松。

  如果大宋有強有力的監管系統,監管的觸鬚能伸到每一處店鋪,一旦發現欺客現象,能立即予以相應懲罰,讓欺客的成本遠遠高於誠信待客的成本,哪裏還能有孫二孃那老大一家黑店?

  孫二孃本不存在,是存在巨大漏洞的社會管理體系,孕育了孫二孃。

  當然,時代進步了,如今社會,孫二孃們不至於威風凜凜地站在路口,明火執仗,但是,欺客現象,依舊很普遍。

  無錫魯能萬怡酒店,就是一例。

  據瀟湘晨報報道,日前,元先生入住無錫魯能萬怡酒店。半夜11點到3點,數次被噪音吵醒。他説,當時“一會兒是倒車的滴滴聲,一會兒是金屬碰撞的聲音,吵得人實在睡不着。”

  當晚,他前後兩次到酒店前台投訴,酒店方先是以酒店外工地施工為由答覆,後承認是酒店在為婚禮搭建場地,從而有了噪音。

  元先生是一名鋼琴家,當晚剛結束連續12小時的演出及彩排,他告訴記者,“酒店的噪音讓我一夜沒睡着,第二天還要早起,到下一個城市演出。”

  資料顯示,無錫魯能萬怡酒店屬萬豪國際集團旗下酒店,“旨在打造商務休閒入住新體驗”,房間價格從513元到1294元不等。

  26日,記者聯繫涉事酒店,未獲有效迴應。

  這麼高等級的酒店,這麼高的房價,而且有這麼好一個名字“萬怡”,理應為顧客提供相應的服務,讓他們住進來後,萬般怡寧才是,可是,給顧客的所謂“新體驗”,竟然是整夜製造噪音,讓你睡不得覺。

  這不是“萬怡”,是千擾。

  從此,萬怡酒店改名千擾招待所,或許更恰當。

  這還罷了,更可惡的是,面對顧客投訴,他們的迴應豪橫得很:“處不處理都是我們的事,沒必要跟你説。”

  這般有恃無恐地欺客,和打家劫舍的山大王比起來,似乎不遑多讓。

  他們依仗的是什麼呢?只要熟悉當年三亞的宰客事件,答案不言自明。

  三亞從2010年啓動“國際旅遊島”建設後,遊客蜂擁而至,伴生的是層出不窮的宰客新聞。2012年,宰客事件發酵,三亞市政府新聞辦卻在其官方微博上自吹自擂:“今年春節‘黃金週’在食品衞生、誠信經營等方面,三亞沒有接到一個投訴、舉報電話,説明整個旅遊市場秩序穩定、良好。”

  這當然是睜着眼睛説瞎話。

  不過,僅僅是自我吹噓,也還罷了,三亞有關方面做得更絕,隨後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,咄咄逼人地表示:“對三亞惡意攻擊的人,將依法追究責任。”

  他們居然要倒打一耙,追究舉報者的責任來!

  有了如此護犢子的監管體系,三亞旅遊市場亂象頻生,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當年大宋王朝盜賊橫生,孫二孃遍地,估計也是護犢子的緣故。

  魯能萬怡酒店敢於臉不紅氣不喘地宣告:“處理不處理,是我們自己的事,用不着和你説!”

  魯能如此萬能,所依仗的是什麼,還需要多説嗎?

  誰在背後護犢子?請站出來!

  幸好,如今開酒店的,不止魯能一家,顧客大可以用腳投票。

標籤:湘江評論
責任編輯:陳子漢 陳子漢
我來説兩句
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並遵守相關規定。
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    暱稱:       
特別説明:轉載內容(即來源未註明“多寶”或“晉江經濟報”的稿件)文章僅代表原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;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(即來源未註明“多寶”或“晉江經濟報”的稿件)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您來電或來函告知,並提供相關證據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